🖇瞎鸡儿写,后续随缘
🖇爹@†Enoch† 的城寨pa
🖇正色 爹画的比我写的棒出八十条街
🖇错字与病句齐飞,OOC共BUG一色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街旁常常蹦出商贩叫卖水果的声音,一句句“比昨天便宜啦”此起彼伏,擦过异邦人笔挺的背影化入弥漫着腐果味道的空气中。谁知湛蓝湛蓝的天空害了什么顽疾呢,也可能是哪个闲到长毛的神仙把金子研粉和水涂抹苍穹也说不定,总之城寨人头顶着的竟是一派笼统的灿黄色了,亮得晃眼又晃神。
低声向方才无意间撞到自个儿的青年回了句“没关系”,迎着朝阳眯了眯眼,好生藏起卧在细眉下的冰色浅湖,少女撇了撇樱粉唇角,浸水般淡红的花儿倚在挽成包子的发朵前,细嗅晨露的同时随她转头

#娘塔利亚
#燕子第一人称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冬天的风令人憎恶,刮过脸便去和寒冷的天气一起作威作福。除夕的风是很美好的,它吻过脸便和漫天祝福一起在夜空中逸散。
我在川流不息的灯火中驻足,望着身边络绎不绝的人流,静谧与恬淡便随着呼吸悄悄造心房,即便如此不合时宜。霓虹灯将夜幕推上高空,顶层璀璨的白光给商务大厦镶上了一道足够华美的曲线,地面与被染成五光十色的楼宇相得益彰、相映成趣。远处的天空尚未完全覆上鸦羽,昏昏沉沉的蓝反而更显帝都如今的繁华绮丽。
记忆中也有一座城,那其中的绫罗绸缎织出不为人知的往昔,亦席卷了我的整个年少时光。笑靥如阳的故人用鼻尖蹭过捧在手心的丝绸,那被她赞为“华美如屹立...

#苏解
#娘塔利亚
#燕子第一人称
#并不可爱,以自己对燕子的认知和理解作为设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闲庭信步,又是一年冬。
脚下被踩到的雪花吱呀作响,寒冷的空气涌入鼻腔又缓缓温暖起来。直到由于渐渐加快的呼吸节奏而使鼻腔有些不适,我才小心地把嘴打开一条缝,分担着鼻子的工作。
说真的,我几度想扔了那束略显枯萎的向日葵。雪可真大,要是再大一些说不定我就看不见怀里的花了。
脚下不作停留,我在心中计较了一番。青竹还是没有回家的打算吗?莲镜刚跟自己通了电话,言辞语气里并没有什么不快,多半又赌赢了吧。那么嘉琪这容易受影响的孩子,最近是跟青竹要好一些,还是莲镜呢?
“——伊莲娜。”
这梗在喉咙里的名字终于...

© 回头下望人寰处 / Powered by LOFTER